20年后,谁来安置旧手机?

康斯坦丁

摘要 : 智能手机巨大的出货量也意味着更多的旧手机、更多的电子垃圾,这些事情却极少有机会登上头条,待遇比之汪峰还不如,但它们却真正的关系国计民生,不知道,我们的河流要忍受多少次重金属污染,而蓝天何时能再回来,孩子会不会只能诞生在电子垃圾中?

前不久,苹果公布了自己的销售数据,凭借iPhone6以及iPhone6+的疯狂表现,苹果终于在销量上也排到了榜首,至此,库克情绪高涨地扒掉了三星最后底裤,那个像男人一样的企业如今处境惨淡,最新发布的GalaxyS6终于脱掉了塑料外壳,依旧有点iPhone6的影子,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毕竟,自iPhone6上市之后,三星和苹果之间的圣战就基本结束了,毫无疑问,终端胜利者属于苹果。另外,一些低端手机制造商,虽也会忌惮于苹果系列手机的热卖,但显然,他们的境况要比三星好得多,小米、华为等中国制造商继续以自己的杀手锏不断扩大出货量,自然,他们没有欲望同苹果正面交手,而是把智能手机送到山区、送到乡下,培养自己的用户,同时,也想借着4G春风再赚一笔。

现在的智能手机市场非常火爆,已经火爆到“不再受关注”的程度了,而智能手机本身也早已成为人类的一个器官,是眼睛、耳朵、舌头的延伸,难怪有网友调侃:现代人没有手机就可以归到残疾人了。此外,智能手机也颠覆着现行的经济、文化制度,比如重庆刚刚兴建了特殊马路,专供低头族行走;火车站、飞机场也都建起了手机加油站;肯德基、星巴克以及一些高档餐厅,可以没有厕所,但绝不可以没有WIFI,这些设施又进一步加剧着消费者之于手机的依赖,很多人只要离开手机20秒,就会产生一种与“世界”失联的感觉,难怪有一位南京小伙竟然把红绿灯的电源拔掉给手机充电,真乃奇葩也!

智能手机以及其他电子设备火爆之背后必然是一条生机勃勃的产业链,连富士康的车间和从郑州港区去往美国的飞机都成为这个时代的明星,就更不要提库克的取向以及那个八倍于他工资的销售主管,同样,智能手机巨大的出货量也意味着更多的旧手机、更多的电子垃圾,这些事情却极少有机会登上头条,待遇比之汪峰还不如,但它们却真正的关系国计民生,不知道,我们的河流要忍受多少次重金属污染,而蓝天何时能再回来,孩子会不会只能诞生在电子垃圾中?

旧手机,你们都去哪了?

据相关数据统计,在年轻群体中,有20%的用户每6个月就换一次新手机,50%的用户每12个月换一次手机,这还不包括因意外或者产品质量问题而导致的“被动换机”。相比于功能机时代,智能手机市场最大的不同就是手机“明星化”,比如功能机时代,追求的是质量有保证,像诺基亚1600之类的手机,总能让用户产生这样的感觉:我用过了,还能留给儿子用;但智能机时代就大不一样了,质量、性能依旧有保证,但手机随时会过时,特别是以iPhone和Galaxy为首的明星机型,新产品总会惹得全世界都兴奋不已,最疯狂的时候,苹果仅用一个月就卖出了4100万台手机,同时,这也意味着世界上有多了4100万台旧手机,这些手机或流入淘宝、或涌向华强北,又或者干脆被扔在抽屉里。

目前,明星机型的二手货还是比较好处理的,比如iPhone4s就特别受到收购者的青睐。在一些产业链相对成熟的城市中,已经架设起翻新手机的生产线,他们通过回收消费者淘汰的机型,在保持核心部件基本不换的情况下,辅以高仿的配件来完成翻新。听上去,这个产业链并不合法,毕竟他们出售的手机有高仿的配件,但这种模式又不失一种针对二手智能手机的解决之道。去年,一位朋友替老乡联系购买了两部二手16G版本的iPhone4s,没有经过特殊的渠道和人脉,只是碰巧登录了一家网站,单价为1500元,拿到货之后朋友连声道谢,说手机非常好,直到现在也没有碰到什么问题。朋友说,听到老乡道谢时竟然还有种温和的负罪感,毕竟,两部手机上有不少的高仿零件,但转念一想,价格才是老乡最重视的因素,况且,和他们谈用户体验也多少有点不合事宜,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越来越多的老家朋友打来电话要求朋友购买二手iPhone4s,却也不经意间帮朋友赚了些外快。

事实上,淘宝上的类似交易不胜枚举,且不限于国内,但这种销售模式始终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高仿元件没有标准、测试流程不完备,经常因产品质量等问题产生纠纷,更重要的是,他们赚取高额利润的同时,也没有给国家交任何的苛捐杂税,售后服务对于消费者来说,也要看运气。

相比之下,那些功能机或者一些非明星的机型就要惨淡地多了,他们被主人淘汰之后,一般会呆在主人的抽屉里,直到某次大扫除时候被随意丢掉;另一种可能就是以废品的方式送往拆解中心或者贵金属提炼厂。比如,一部1999年的三星手机内置的芯片,可能会被提取加工,自然,它不会再用于手机,但可以做成一块滚动数字标识牌,每天向路人推销午餐。显然,相比于运行手机、简单游戏,让手机芯片去做“推销”的事儿,对其是一种侮辱,但对于废旧手机来讲,能保留住全尸已然需要感恩,更多的手机配件直接被扔到了熔炉里,用于提炼出的黄金、铜和硅等贵重金属。

20年后,谁来安置旧手机?

现在,新手机的生产效率不断提升,前不久iPhone6代工商昌硕又出现员工疑似“过劳死”的情况;与此同时,旧手机的产生UPH也不断提升,除了前文提到的“升级换代追星”等因素外,移动互联网升级的大背景也加速着废旧手机的数量,比如现在中国正值3G升级4G的转折点,国内制造商纷纷推出4G版手机,而单中国电信一家运营商就有1亿规模的订单,就更不要说移动和联通了;此外,手机巨头们也会使用一些小伎俩来加速消费者淘汰手机,始作俑者当属苹果,事实上,当iPhone4s升级成Ios8的操作系统时候,手机一般会卡成砖头,稍微性子急一点的用户,可能会直接去买一部iPhone6或者Plus了。

新手机改变着人类的生活,整个产业链也如同上紧的发条一样,不断满足着消费者的购机需求,但真正让人担忧的是,20年后谁来安置我们淘汰的旧手机呢?这个问题之于中国更加严重,事实上,我们已经有大片的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开始承担着旧手机带来的噩梦。

据相关数据统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垃圾生产国,每年通过非法渠道进入中国的电子垃圾超过200万吨,但中国之于电子垃圾的处理手段尚处于并且长期处于初级阶段,相关的监管也亟待完善,更可怕的是,中国的消费者和企业甚少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一些业余的电子垃圾回收站正在用环境和人命赚钱,乐此不疲。国外媒体曾深度报道过中国的一些村镇,长期以回收电路板上的黄金为生,主要流程涉及电路板碎裂、高腐蚀酸分离等污染行为,镇上81.8%的6岁以下儿童都患有铅中毒病症,而那些高腐蚀酸流入附近的河流之后又引发了“百年难愈”的污染,这种画面只是想一下就会脊背发凉。

面对20年之后的灾难,需要全社会提高重视,每一个消费者都应该提高“减少电子垃圾”的意识,当然,真正起主导作用的还应该是立法部门和龙头企业。政策方面,要大力提倡循环经济,努力形成“资源-产品-再生资源”之绿色发展模式,从制度上鼓励绿色经济。相比之下,比政策更有效的则是龙头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事实上,绿色经济模式的创建者绝不是政策或者有关部门,而是行业内的龙头企业。具体到旧手机和电子垃圾问题,笔者建议,龙头企业不应只关注出货量,更要依托法律建立“回收量”,比如可以立法要求苹果、三星等完成一定的旧手机收购量之后才能获得相应的销售权。另外,当智能手机能满足人类基本生活需求之时,需慢慢退化“升级换代”等意识,甚至由龙头企业牵头,主导一场“二手”行动,创造正规的“二手手机”经济,事实上,苹果在美国已经被要求回收部分iPhone,而库克也心甘情愿的做了。

针对20年后可能爆发的灾难,太需要政府、企业、消费者反思和付出行动了,太需要细致的管理和有效的监督了,笔者建议普通人首先要适当降低换机频率,千万不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诞生在电子垃圾堆内!(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本文首发百度百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kejxf

2 thoughts on “20年后,谁来安置旧手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